<optgroup id="5ftuk"><menu id="5ftuk"></menu></optgroup>

    <acronym id="5ftuk"></acronym>

    <acronym id="5ftuk"><strong id="5ftuk"><address id="5ftuk"></address></strong></acronym><acronym id="5ftuk"></acronym>
  • 會員登錄

    征文系統

    公眾號

    “喜迎盛會正芳華 青春奮進新時代”短篇文學作品(五)

    首頁    網絡作家    “喜迎盛會正芳華 青春奮進新時代”短篇文學作品(五)

    天津市作家協會網絡文學專委會

    喜迎盛會正芳 青春奮進新時

    短篇文學作品(

    (短篇小說兩篇

     

    山河無恙

    李孟曈

    鶴山是在晨起誦讀時看見王耀的。彼時他正念著南宋文天祥的《過零丁洋》,照汗堪堪念完,抬頭便是少年郎笑盈盈的一張臉,丹紅的牡丹袍子勾著金絲線,在窗邊桃枝縫隙間打下的陽光里閃閃發光。

    早啊!對方笑著打了招呼,自自然然地翻窗入室,湊到他旁邊,腦后的辮子掃過他的臉頰。手不由自主地探到自己頸后,卻只撫到新剪的發茬,鶴山打量著陌生的少年,你是誰?

    我是王耀。少年坦坦蕩蕩,笑看他的好友敲上窗框,邀他上街同游。

    他看不見我。在鶴山震驚的目光里,王耀跟在他們身后,也一同去。生怕友人覺出異樣,鶴山警告似的朝這妖精般漂亮的少年揮了下拳頭,不再出聲搭話。

    街上一如既往地熱鬧,炮火沖不開鼎沸人聲,無論如何,日子總要過下去。鶴山瞧著路邊攤販售賣的蘭花,友人就拉著他的胳膊朝喧嘩處走去,好不容易才在擁擠的人群里搶了個好位置。就聽見被人群圍在中心的幾名學生大聲喊德先生和賽先生。

    青年人的熱血是滾燙的。友人也被熱烈的氛圍所感染,擼起袖子揮到半空中,跟著他們喊了起來。

    你不喊嗎?很神奇,周邊吵嚷,王耀的聲音卻能清晰地傳至他耳中。鶴山搖搖頭,只是回去后握了半天筆,還是照實把白日里聽來的演講記了個大概。

    余下的日子里,鶴山過得很是清閑。自從剪了發辮,吞吐間盡是新鮮的空氣。他守著父母留下的書齋度日,勉強糊口。只有他能看到的少年賴在他這間小小的書齋,食風飲露,當真不似常人,鶴山便也由著他了?!缎虑嗄辍匪黄诓宦涞刭I齊了,舊日的經史典籍卻也不肯放下。王耀和友人不約而同地笑他是個矛盾體。

    鋼筆倒是咬牙買了,用過一次鶴山便把它束之高閣,鋪開紙張,直言還是毛筆字寫著順暢。反倒是王耀旋開墨水瓶,拿捏不好力度,筆尖挑破了紙頁,赫然是個四四方方字。

    筆勢磅礴,一筆一劃皆在鋒利處。鶴山想了想,在后面補二字。寫完后他直起身,王耀仍是微弓著背,額角沁著細密的汗珠。

    耀兄,你怎么了?鶴山扶著他坐下,手掌輕輕抵在他背上,可是傷口又開始痛了?

    雖說王耀年紀長他許多,可他身上時不時出現傷口,索性有袍子的紅色兜著,場面才不至于太嚇人。最要命的就是他背上長長一道刀痕,幾乎撕裂了他的整個身體,將他劈作兩半,夜里常引得他痛呼出聲。

    鶴山也曾問過王耀這傷處的原委,對方眉間緊蹙,說是舊時教導過的弟弟一樣的鄰居砍的,還將他購置的一艘船給撞沉了。對于這番說辭,鶴山半信半疑,卻也不忍心再細問。

    喝了杯茶,王耀的氣息平穩下來,小山,今天的報紙還沒買,可以勞煩你跑一趟嗎?

    往常這活計都是王耀自告奮勇包攬的,現下他身體不適,鶴山見他催促,也就代他去了。

    回來后的青年一聲不吭地把報紙放到王耀面前的幾案上,臉上陰沉沉的,恰似天邊翻滾的墨黑的云。王耀打開報紙,就見頭條大字號寫著,巴黎和會外交失敗。

    放下報紙,王耀坐到他那一邊,脫力般靠到他肩旁,此番我那個鄰居雖沒有親自動手,卻坐收了漁翁之利。齊魯大地,怎可拱手讓與他人?

    對于王耀的自言自語,聽不懂處鶴山是左耳進右耳出,只捕捉到后面一句,也跟著嘆息一聲,弱國無外交。

    又過了十余年,東北淪陷,王耀時常頭痛,冷顫連連,說是鄰居所為。小小的書齋日漸衰敗,鶴山不得不做些別的營生,寫幾個字貼補些家用。

    不幸之萬幸的地方是,養王耀不需要花什么錢,這也讓鶴山得以積攢下少量銀錢,聽聞為防外敵掠走國寶,故宮文物即將南遷,他便志愿去協助。鶴山本想讓王耀留下打理書齋,熟料王耀聽聞他要去幫忙,堅持著要一同前去。

    拗不過王耀,鶴山帶他去了故宮,填滿稻草后扯著棉花塞進木箱,轉頭發現王耀盯緊了青瓷瓶若有所思。

    有什么問題嗎?鶴山接過瓷瓶,發現并無異樣。

    伏在旁邊的王耀突然出:瓶底右側磕出的坑還在。

    鶴山依言去找,果然找到了,但王耀方才并未把瓶子拿起來看。

    他們來得較晚,參與打包工作兩個月后,就接到上面的指令,要將文物們裝上列車,秘密運往南方。

    消息卻被傳揚了出去。少數不明真相的民眾堵在列車頭前,堅決反對國寶南遷,更有甚者扔出的石子擦過鶴山的前額,譏諷著國難當頭還管一堆死物做什么。

    王耀幫鶴山按住傷處止血,拉著他向后退了退,輕聲:文物不在這趟車上。

    等鬧事的民眾被警衛隊趕走后,鶴山才打聽到,原來故宮啟用了備用列車和線路,在原定列車被糾纏時發車,眼下已是不可能被追上了。

    鶴山松了口氣,有心想問王耀是怎么知道的,對上少年十年如一日的稚嫩臉龐,還是把嘴邊的話默默咽了回去。

    戰事愈發緊張,王耀的精神越來越差,清醒的時候也少了。揉著眼睛坐起來,夜間亮起的油燈滅了,日頭高懸,不變的是握著鋼筆伏案寫作的鶴山。

    走到桌旁俯下身,王耀抓起寫好的一疊手稿,看著動蕩時局里上演的悲歡離合,憋不住的哈欠竄出來,打在鶴山耳邊。小山,這個時候你寫這些故事,有意義嗎?

    這是我唯一能做的。鶴山頭也不抬,灌滿墨囊后又投入到下一張稿紙的寫作中,垂下熬紅的一雙眼。

    稿費少得可憐,鶴山買了必需的生活用品,取下書架上新到的一本書翻了起來,還有心情跟王耀說笑寫得當真是好,我還差得遠。

    外面戰火紛飛,浮著墨香的小小書齋是最后的凈土。

    日本宣布投降那天,王耀的身體仿佛一下子就好了,伸了個大大的懶腰,沐著日光朝他微笑他還是失敗。

    鶴山望進那雙流光溢彩的琥珀色眸子里,看到的是漸趨衰老的自己。

    數年后,一個屬于人民的嶄新中國出現在東方大地。建國日晴空萬里無云,鶴山臨窗聽著肅穆的國歌,也跟著喊了。

    紅旗迎風飄揚,飄到他眼前,鶴山才發現他誤把王耀的紅袍認成旗子了。

    王耀總是穿著這種衣服,細枝末節處有少許變化以作區分。浮光流金,鶴山扣住王耀的手腕,看清那袖口閃著的幾顆星星,暗道他這是又換新衣服了。

    漂亮吧,我可是很喜歡的。王耀十年如一日的清俊臉龐上露出笑容,藏著小小的得意。

    時光冉冉,在經歷些許風雨之后,轉眼迎來春風撲面。

    在風雨中遭受挫折的鶴山磕磕絆絆地重歸又分給他的舊屋,在門前等到了熟悉的少年。

    看到對方那刻,鶴山心里明鏡似的,恐怕王耀從未離開過。他費力地咳了幾聲,在王耀的攙扶下坐到床邊,嘶啞著嗓:耀兄還是那般年輕,如今身體可好了?

    回答他的是由遠及近的朗朗讀書聲,和著久久沉寂的雀鳥歡愉的叫聲,清脆而又嘹亮。鶴山感覺身體突然變得很輕很輕,猛然間就飄離地板,腦袋抵著棚頂,輕輕松松地俯視著王耀合上床邊老人的眼睛。

    地間的少年仰起頭,面色平靜,抬手朝前一指,向著讀書聲的來處,盡頭有引他歸去的路。

    等一等!鶴山俯身捉住了王耀的衣袖,王耀,你是誰?

    手里邊的布料漸漸破碎,直至消散,眼前少年人的面容也緩緩融化,余下耳邊親切的話語。天地間生出了我,山河湖海流經之處都有我留下的足跡,五千載傳承下來的血脈都是我的子民。我是王耀,生而為王耀我華夏的王耀。

    次日,有村人推門而入,發現鶴山已逝,合力將其安葬。

    高考恢復后,各大高校廣納賢才,吸取前人經驗教訓,編寫新教材時感念李鶴山先生生平事跡,故而擬作人物傳記,題為《山河無恙》。

     

    作者簡介:

    李孟曈,天津市作家協會網絡文學專業委員會團體會天津理工大學語言文化學院網絡文學興趣小組成員。

    img1

    暗香

    孫也騰

    多年后,他常常跟我講起他的往事那時我想法比較多嘛,也時刻想著做點什么。 

    他高中學了理科,盡管比起理科來文科他更擅長。每每有人問他,他就失笑:當時年輕,加上自己想拓寬一下學識。

    他自言自語,手卻摩挲著書桌上他最新出版著作的封皮。后來下定了決心,不顧家人的反對私自改了專業,學了文學。

    有朋友問他何必經歷那么多波折,他笑而未答。

    他確是喜愛文學的,但文學跟他想象的實在不一樣,雖然他的確感到了如魚得水。在大學的時候,他參加了文學社和傳統文化社,自己還另創辦了文化社群。

    每至雙休日,他帶著幾名師友,在咖啡館和飯桌上喝茶對談,到社區公益宣講,開辦讀書會;在公眾平臺,他開直播間進行公益直播,也在公眾號上分享一些讀書心得和優質文章。參與的人越發多起來,人們開始逐漸接受他的一些分享活當然,以公益活動為主的他,自然沒有太多收入。

    你圖什么?幾位靠做兼職、家教賺到錢的朋友疑惑地問他。

    雖為朋友,很多人也不甚了解我,我大概也不很理解那時的我罷。他自嘲,眼里浮現出一絲感懷,我本就不是為賺錢來著,我只是認為我該做一些分內之事。

    大學畢業,同學們大多選擇了讀研,也有的進了企業工作。他發表了幾篇論文和作品,一面繼續運營著他的社群,一面也攻讀了研究生。相比一些成績優異直接面向研究的同學,他顯得不溫不火,但也循序漸進。

    那個時候,總見他在電腦前整理文章。其文多發表在《文化報》上,講的多是關于文化建設的個人觀點,其中不少從著作和自己研究中提取出的方法論顯得很新奇獨到。畢竟要做做學問,有感而發罷了。

    有一年,應國家要求,偏遠山區需要一批志愿者到當地村中做講師,開一些講座以豐富文化生活。他心中大動,不顧父母勸阻,私下帶著文化社群里幾名志同道合的骨干,一同前往。一去,就是三年。

    當地不少人還剛剛脫貧,生活較苦,文化建設處于剛剛起步階段,也還沒有專人來過問。風土不適,幾名骨干衣食不飽,逐漸意興闌珊;但每每失意時,看到他始終躍躍欲試的神情,漸漸地也折服于他的熱情與能力,紛紛打消了退縮之念,付出才智來幫助他策劃完善。

    他將自己在文字與設計上多年的功底掏出,做宣傳海報,開公益講座;不僅僅是定期講的讀書經驗分享,他還自辦社區刊物,常常利用網上的一些成功案例,編成文章,來激勵人們參加文體活動。

    得益于政府的支持,網上捐贈的大量書籍、辦公用品,他在村中籌建了圖書角,閱覽室。人們在投身田間勞作,發展各類產業的閑暇,均被其組織的各種新穎活動吸引,文化氣息在人們心中滌蕩。漸漸地,人們認識到了文化在生產生活的重要作勞逸結合,豐富閱歷,陶冶情操。

    山區建設的日子,似乎每日都平添一縷書卷氣。有幾位扛著鋤頭的村民,講座之想要找他學習寫作和文化知識。他幾夜思索,終與幾位骨干通力合作,打磨出一套公益課程體系。

    許多人慕名而來,有幾位地道的農民朋友甚至通過練習實踐成為了編輯與鄉土作家、詩人;他來的第二年,他所在地區的高考,走出村子的大學生數量竟是往年的兩倍。

    三年過,得益于國家先進的扶貧政策,村子已成功致富??蛇@個村子的富有,已不僅僅體現于村民們的物質生活中。他走的時候,歡送他的隊伍里,有的穿了干凈的長衫,有的手捧高精度相機,有的舉著他剛出版不久的著作與社區主辦的已成為月刊的知名雜志。

    人們舉起橫文化生活之,揮手送別,人們眼里寫滿不舍,孩子們眼里閃了淚花。他欣慰一笑,揮揮手,踏上了歸途,深藏功與名。

    歸家。父母見他瘦了兩圈,不免心疼,但都沒責怪他當初的不辭而別。父母從來知道他的心思。

    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他笑笑,眼中滿是懷戀,脫貧致富,我以為不僅僅是物質上的富足。人們的生活從苦到甜,這期間沒有文化精神的熏陶是會被物欲帶入歧途的。文化建設,是不可或缺的,它是小康的精神動力;若真沒有,我愿盡畢生所學作那開拓者,發起者,讓人們在彷徨的時候,能找到我們民族自古以來不竭的精神動力。

    我問他:如果讓你繼續去做扶貧攻堅中的文化建設者,你愿意嗎?

    他放下那本著作,從書架抽出新一期《文化報》,翻到【記錄】專欄遞給我。我翻開報紙,報紙上的專欄里,是數十名青年的文化建設工作行紀,很多人是他當時一同前往的骨干,后來都成了獨當一面的文化建設者。

    忽而,他站起身來,望了望窗外,一字一頓地說如果有機會,請讓我繼續去……

     

    作者簡介:

    孫也騰,天津市作家協會網絡文學專業委員會團體會員天津理工大學語言文化學院網絡文學興趣小組成員。

    img2

     

    2022年6月10日 07:47
    ?瀏覽量:0
    ?收藏
    国产精品第一页_欧洲熟妇精品视频一六区乱码_国产欧美日韩视频一区二区三区_91精品国产91久久久久久